官場少婦-張梅|成人文學

成人文學,張梅,28歲,江城市委宣傳部科長,長著一張標準的美人臉,曲線玲瓏的肉體配上嬌柔白嫩的肌膚,一頭又長又黑的秀髮總是保持在恰當的長度,平添幾分風韻,胸前高聳的雙乳總把身上的衣衫撐得高高隆起,分外醒目,特別是婚後,經過男人的滋潤,更顯出一股嫵媚動人的成熟少婦風韻。

張梅的老公李文哲32歲,江城市委辦公室副主任,平日裡跟著市委書記高強忙裡忙外。

最近,市委又要調整科級幹部班子。這對一大批準備升遷的人來說。

這天晚上,夫妻倆吃過晚飯,正在家裡看電視。張梅穿著睡衣坐在沙發上,烏黑的秀髮整齊地披在身後,直達腰部,平添幾分風韻,胸前高聳的雙乳把睡衣撐得高高隆起。

李文哲坐在張梅邊上,順著開著的領口只見白嫩肥滿的奶子在她胸前堆著,深深的乳溝分外誘人,心裡一蕩,伸手抱住了張梅,底下的陽具開始發漲。李文哲把張梅壓倒在沙發上一邊狂親著一邊解她的睡衣。

「你幹什麼,冒失鬼。」張梅嘴裡嗔罵著,臉上卻帶著嬌豔的笑容,任其寬衣解帶,一下子就把她全身脫得精光,只見那張俏麗無比的臉龐,白潔如玉的胸脯,高挺豐滿的雙乳、平滑如鏡的小腹、圓潤性感的胯部、黑亮叢生的陰毛、修長豐腴的雙腿,無比不是女人的極致,處處渙發出誘人的光芒。

「老婆,你好美啊。」李文哲飛快地脫了褲子,挺著早已硬翹無比的陽具撲了上來,張梅身體靠坐在沙發上,雙腿高高翹起分開,李文哲的下身一貼近她的下部,張梅的雙腿便圈了過去,緊緊夾住了他的腰。李文哲的陽具熟練地找到了那片芳草地,順著濕濕的溝道,直插那銷魂洞口,裡面已是淫水氾濫,粗大的陽具一插進去,立即被軟軟的暖暖的陰道壁緊緊包住,隨著陽具的抽送時收時放,張合有致,緊纏不已。

張梅雙手吊在李文哲的脖子上,剛才還緊纏在他腰上的雙腿已放開,搭在前方的茶几上,大腿根處張得開開的,陰戶緊緊套住大肉棒不斷地扭動,低頭看去,那根紅通通的陽具在陰毛間進進出出,煞是好看。

李文哲賣力地挺動著屁股,把陽具直顧往裡送,拍打著張梅的屁股陣陣作響,淫水隨著抽插不停地湧了出來,直往沙發上掉。

張梅在他的強力衝擊下,忍不住大聲浪叫起來。

兩人急弄了十餘分鐘,終於高潮爆發,齊齊泄了,軟趴在沙發上直喘氣。

「阿哲啊,聽說要調整科級幹部了。」張梅緊緊摟著李文哲的身子,一雙嫩手在他背上撫來摸去。

「是啊,你也知道了。」李文哲把頭埋在她兩個高聳的乳房間,清幽的乳香混著一絲汗味在鼻子邊飄來飄去,醉人心田,禁不住伸出舌頭在暗紅的乳蒂上輕吻起來。

「你有什麼打算?」張梅笑著把乳頭從他口里拉出,「別象小孩子只懂吃奶子。」

「沒什麼打算。看人家高書記怎麼安排罷。」李文哲自覺自已跟著高強幹了那麼久,這是他最後一次大調整幹部了,按理會給自已安排一個滿意的單位。

「你不去跑怎麼會有安排,我看你這兩天要到高書記家去一下,送點禮,人家都在動了呢。」張梅說。

「叫我去送禮?我做不來,人家是人家?」李文哲坐了起來,「你叫我回家就為這事?」

「不為這事為什麼,你這人什麼都聰明,就送禮拍馬屁一竊不通,照這樣你一生也升不上去。」張梅氣鼓鼓地站起來,光著身子走進了臥室倒在床上把被子往身上一掀,整個人都埋在了裡面。

「你別生氣嘛,別生氣,我真是做不來,要我去送禮我寧可不做什麼官。」李文哲走過去湊在張梅的身邊安慰著她。

「你不當官可以,可你想過我沒有,想過兒子沒有,你官當得大,我這個做妻子的在外面才有地位,以後兒子在學校老師都要重看他一眼,還有你的父母親呢,你的兄弟姐妹呢。」張梅掀開被子坐了起來,對著他連連叫喚。

「是,是,你說的我都懂,誰不想當官,但我想當一個堂堂正正的官,不是買來的送來的,這樣我才當得有滋味,有價值。再說上次我沒送禮人家高書記不是也提了我嘛,這次他不會虧待我的。」李文哲把張梅抱在懷裡,輕輕地拍著她的肩膀。

「你!你……」張梅望著李文哲剛毅的臉容,一泓淚水不禁奪眶而出,心裡隱隱作痛。「他不會知道的,他不會知道他這副主任是怎麼來的,天啦,我該怎麼辦。」

「你怎麼啦,怎麼啦,這點事都哭。」李文哲不禁慌了,忙著拿紙巾給她擦淚,張梅一動不動任他忙著,心裡卻想著三年前的一幕。

三年前,李文哲突然被提名為市委辦公室副主任人選進行考核,讓市委辦那幾個爭得很厲害的科長大吃一驚,李文哲也覺有點意外,張梅更是很興奮。她不顧父母反對,跟了李文哲,父母一直都不太愛理她們夫妻倆,但一聽說李文哲要提幹,父母親破天荒來到她那簡陋的宿舍看望她們夫妻倆,一些平時沒跟她聯繫的同學朋友也電話一個接一個地打,祝賀的話說了一籮筐,真是讓她心花怒放。

那天一上班,突然市委書記高強打來電話,叫她去他辦公室一下,她有點奇怪,高書記從沒叫過她,她只是一個小小的科長,叫她去幹嘛呢。懷著忐忑不安的心情,她走進了高強的書記辦公室。

「是小張啊,進來坐,你坐。」高強一見她進來就從寬大的老闆椅上站了起來,熱情地招呼著,雙手有意無意地把門關上了。

張梅局促地坐在了真皮沙發上,她一落座,高強就緊挨著她坐了下來,她一慌,趕緊挪開去,高強笑道:「小張,你當我是老虎啊。」

「沒有,沒有。」張梅臉上紅暈頓上,俏麗的臉龐更顯可愛。

「李文哲有你這樣一個漂亮的妻子真是幸福啊。」高強笑了笑說:「小張啊,你說這次提拔李文哲,誰的功勞最大啊。」。

「當然是高書記了。」張梅看到高強的身體又移了過來,心裡一緊張,卻不敢再移身子。

他的大腿有意無意地靠著了她的大腿上,那天她穿著西裝短裙,坐在沙發上裙子往上縮,大半個白嫩豐腴的大腿露了出來。

「你真聰明,這次幹部調整,真是竟爭太大啊,說情的遞條子的數都數不過來,有關係的都安排不過來,可你家李文哲講都不跟我講一下,我真是想提他都沒辦法,後來還是想,我何必跟他書生生氣呢,再說看在你的面子上也要提他一下啊。」高強說著就把手放到了她的大腿上。

「是,是,他什麼都不懂,書記您多擔待。」張梅心跳快得要命。他那雙毛絨絨的大手放在她的大腿上,一種難受害怕的感覺迅速在張梅全身擴散。張梅把腳移了移,但他的手卻不放開,反而得寸進尺地往上摸。

「書記,你別這樣。」張梅伸手用力把他的手推開了。

「小張,我好喜歡你,我提拔了李文哲,你怎麼也得意思意思吧。」高強說著一把抱住了張梅性感的身體。

「別這樣,書記。」張梅拼盡全力掙脫了高強的擁抱,站了起來,「我不是那種輕薄的女子,你提了文哲,我們會感謝你的,我叫文哲把禮補上。」

「小張,你別傻了,李文哲現在快三十了,副科級這次上不去,恐怕得等好幾年後了,好幾年後能不能上也難說了,市里馬上就要分房了,沒有副科級的恐怕還得往後站,下一次不知猴年馬月了,這世上的事就是有付出才有得到。要送我禮我收都收不過來呢,就說女人吧,想往我身上靠的多得不得了,我還懶得要呢,我就看你順眼,我向你保證,就一次,你跟我一次,我把李文哲提上去,以後保證不找你了,女人我玩不完呢。好不好,好,你就過來,明天開常委會,李文哲就是副主任了,不好,你出去,我叫組織部馬上把李文哲的名單去掉。」高強坐在沙發上,看著張梅,端起茶來一邊喝著一邊盯著她曼妙的身體掃來掃去。

「怎麼辦?」張梅聽著高強要脅的話語,心裡浪滔翻滾,她不想做出對不起李文哲的事,她的良心、她所受的教育告訴她不能接受這種條件、她應該摔門而去,但她這一去,李文哲的提拔就泡湯了,親朋好友又會冷眼看待他們了,他們的房子肯定分不到了,這,這……」

「小張,人要看開一點嘛,官場上講究一句話,不擇手段,只有這樣才能出人頭地,是不是。」高強站起來走到張梅的旁邊,雙手一伸就抱住了她,頭俯在她的耳邊輕輕說著,手利索地解著她的衣扣。怎麼辦,怎麼辦,張梅只覺腦海一片空白,一會兒見到李文哲在罵她:你這個不要臉的東西,一會兒見到父母、朋友、同事一齊擁到新房道賀巴結,金壁輝煌。

在她混混沌沌間,她的上衣已經敞開,挺拔的雙乳跳了出來,乳罩被扔到了地上,短裙被褪到了地上,黑色的內褲也已經不知道被扔到了何方。當一根粗大熱燙的陽具從後面直插她的股間時,她的大腦突然清楚起來,大叫道:「不,不要。」身子奮力扭動,欲要掙開高強的懷抱。

「來吧,寶貝。」高強緊緊地抱著她的嬌軀,硬硬的陽具奮力往前插,頂在了她的陰道口,老練地插了進去。一種陌生的充實滿從底下升起,張梅身體一軟,心裡暗叫道:「完了。」一行眼淚滾落下來,滴在茶几上啪啪作聲。

「別哭了,你看我不會比李文哲差吧。」高強將她推倒在茶几上,讓她趴在桌面上,屁股向後翹起,又快又猛地在後面抽插著。這是張梅第一次被男人從後面幹,一種陌生的刺激感從心中升起,只覺陽具的每一次插入都插到了李文哲從沒到達的深度,時不時碰到裡面敏感的軟肉,每一次碰觸都會激起一股強烈的快感,忍不住前後搖著屁股,尋找著他的抽插節奏,往來迎送起來,眼角的淚水漸漸乾涸,紅暈再度湧上臉龐。

「這樣好,好。」高強明顯感到了張梅的變化,看著她一對豐盈的乳房在身下隨著他的抽插前後晃動著,疼愛不已,身體略往前傾,伸手撈起了一隻乳房,邊幹邊揉起來。張梅只覺陰道內快感越來越強烈,淫水如決堤的洪水直泄而出,一種罪惡的快感升了上來,羞恥之心悄悄消失,身體隨著本能的驅使搖動著,口裡忍不住發出呻吟聲。

「阿梅,你真漂亮,真好,爽不爽,爽就大聲叫出來嘛。」高強興奮地幹著,把頭俯下身湊到她的臉邊吻著,「來,讓我親親。」張梅心中覺得不妥,可欲望卻驅使她把臉轉了過去,俏眼含春地望著高強,嘴唇因呻吟著微微張開,高強立即張口湊了過來,與她的紅唇吻在了一起,舌頭直往她口裡鑽,張梅閉嘴堅持了一下就鬆開了口,他的舌頭立即伸了進來,在她口腔裡亂竄,她舌頭輕起,立即緊纏在一起。

高強口裡含著張梅的舌頭,手撈著她的豐乳,底下有節奏地幹著,兩具肉體緊纏在一起,你來我往地肏弄起來,進入迷狂境界。兩人一陣緊吻,吻得透不過氣來才鬆開,高強喘息著說:「這樣爽不爽。」

「不跟你說。」張梅對他嬌嬌一笑,嫵媚無比,高強看呆了,屁股猛地挺動了幾下,說:「你把頭髮解下來看看。」

「不要嘛,怕麻煩。」張梅扭著腰肢,雪白的軀體分外誘人。

「解開嘛,解開好看。」高強停住抽插,雙手舍了豐乳要來解她的髮辮。

「你別動。」張梅止住了高強,挺起腰身,雙手伸到後面解開了髮辮,頭甩了幾甩,一頭長長的黑亮的秀髮披滿了胸前背部。當張梅立起身時,高強的陽具脫了出來,於是高強把她抱起放到沙發上,讓她背靠著沙發,提起她的雙腿,立在沙發邊幹了起來。

張梅把一頭披散的秀髮攏齊,分成兩邊從肩上披落到胸前,只見雪白的胸脯前兩縷秀髮披散在兩個豐乳前,隨著高強的挺動,身體不停地晃動著,秀髮在跳躍的豐乳邊拋來拋去,黑白相間,別有情趣,直看得高強眼冒金火,越插越猛,一陣狂動後一泄如注,把一股濃稠的精液全注入了張梅的蜜穴深處,射得張梅不停地喘息。

「從沒這麼爽過,真是太好了。」高強壓在張梅美豔的肉體上,雙手戀戀不舍地摸著她曼妙的肉體,嘴在她的俏臉上不停地狂吻著。張梅被他肏弄得高潮迭起,第一次嘗到了偷情的妙處,心裡也是回味無窮,抱著他的身體,跟他熱情的回吻著。

「不比你家那個差吧。」高強笑著問張梅。

「別講了。」張梅把臉別到一邊。

「我隨便問問嘛,只是有點想知道。」高強的舌頭在她耳朵邊吻著。

「差不多,不過他沒有從後面幹過。」張梅轉過頭來,說了一句臉不好意思地低了下去。其實張梅感覺今天的高潮似乎異常猛烈,以前和丈夫肏屄時好像從未有過如此強烈的快感,只是這種感覺她無法說出口。

頁: 1 2


家庭亂倫|熟女人妻|另類文學|科幻武俠|名人明星|情慾校園|性愛知識|強姦虐待|都市情慾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