老婆小怡送上了我愛的綠帽|成人文學

成人文學,作者:日向

我可愛的嬌妻小怡,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溫柔又白靜,她窈窕的身材看起來更顯得高挑有氣質,披肩的長發、水汪汪的眼睛與精緻的五官,看起來就是個善良且古典白皙的小美人,賢淑的她在嫁給我之後就待在家裡幫忙家事。

而我就是一個普通的上班族,每次帶同事或長官來家裡坐坐時,老婆都會幫忙準備些下酒菜,美麗的老婆在做料理的樣子,也讓同事們直呼好有家的感覺…好棒的家。同事們有時也會逗她,讓她笑的開心,大家歡聚時氣氛也都非常地High。

當大家解散回家後,經過簡單的梳洗,帶著些許醉意的老婆跟我就上床休息了。

小怡:「老公…今天可以嗎?狀況如何啊?我想要…」,老婆輕輕地解下她的肩帶,就往我臉上呼著氣,拉著我的手去揉著她的白嫩奶子,輕碰她敏感的粉紅乳頭…

小怡:「啊…老公…好舒服,你呢?」…老婆的手輕撥開棉被,就往我睡褲摸去,不爭氣的小肉棒也逐漸的挺立。

我翻過身,輕輕用舌頭畫圈圈地舔著老婆的乳頭,另一隻手也不閒著地握著奶子揉著。老婆的粉紅乳頭都被我舔著硬凸了起來,身體也微微的顫慄蠕動著。她臉龐微笑著,水汪漲的那雙眼享受般地瞇瞇著。

小怡:「啊~~…老公…好舒服,你下面變硬了嗎?我想要…」。

我:「一點點…」。 我用手指隔著她內褲輕輕地碰觸開陰唇,薄薄的內褲可以感覺到她濕潤的小淫穴正在等待我手指的挑逗。

我忍不著地將她的小內褲脫了下了,老婆的小淫穴在我手指的撥弄下開始出現了些閃光,緩緩流出淫水來了。

小怡:「啊~~…老公…嗯~嗯~啊…」,老婆甜美又帶有淫蕩味的呼氣,真的會讓男人受不了……

我:「濕答答了呢~」。

小怡:「人家很興奮…」。她屁股又微微的抬高蠕動,回應著我的手指挑逗。

我:「腳打開,我要插進去了」……但是我那半軟不硬的肉棒,卻沒有辦法插進她的小穴。

小怡:「啊~老公…你的好熱…好像變硬了,你有感覺到嗎?…啊…」,著急地用手引導我的肉棒插進去。但軟肉棒始終進不去。

小怡安慰著我:「老公…有比平常硬了…啊~~老公,摸我…手指好舒服…啊~」。

我看著老婆在我手指姦淫下,臉泛紅暈且下體不斷地輕輕扭擺著,她也用力地握著我的軟肉棒搓揉著。

小怡:「啊……嗯……我要高潮了。」美麗的老婆抖動著身體,達到了高潮……

是的,我美麗又賢淑的老婆,愈想給她快樂幸福但壓力愈大,尤其最近的勃起狀況也不太好,陷入了不舉的狀況…因此常感到非常沮喪。

那天,提早下班回家,想說帶老婆去外面吃飯,給她個驚喜,沒想到,在半開門的房間裡,偷偷地看到我哥與我老婆正坐在那,而我哥一直向我老婆述苦,工作不順被裁員等等,我哥去握著她的手,而她也安慰著我哥。

哥流著淚:「我不想破壞你們的幸福,但拜託只有今天,只有今天,今天就好……」。

小怡:「我很困擾…哥…!」

我看著哥壓向了小怡,強吻著她的唇,強揉著她的乳…掙扎的小怡逐漸的態度放軟…

小怡:「哥…決定不能告訴日向,我愛著他…」。

哥:「當然…」。

我握緊了我的拳頭,看到哥的褲檔裡的小帳篷隆高起來……而且開始吻著小怡的鼻子、嘴唇,又緩緩地繼續親吻的她的耳根吹氣。兩隻手隔著衣服撫摸著我最喜愛的雙奶。又粗魯地一翻衣服及胸罩,直接露出乳頭,毫不客氣地貪婪地吮吸著親吻。

小怡:「輕一點…啊~啊~會有感覺的…啊」。

老婆又露出那迷惘的雙眼,輕咬著手指:「啊~~啊~」。

我在門外偷看著,心臟一直跳,看著老婆乳頭挺立起,白嫩嫩的乳房被捏來捏去又被親吻…我竟然好興奮!!!哥直接把她的裙子退下,露出白色的小內褲。我心想,完了完了,老婆的敏感帶要被攻陷了。我看著害羞的老婆在用雙手遮著她的私處內褲,但哥的臉及手又去貼近及尋找她小內褲裡的敏感處。…干…我硬了!!!我的肉棒復活了!,緊張的我在門外,又好想看下去。

哥兩個手指撥開內褲就直接去揉搓小淫穴及陰蒂,不一會就撥開內褲…直接用舌頭去撥弄小穴……

小怡:「啊~啊~不行~啊,那邊不行…會有感覺…啊~~啊」抖動著身軀…

哥:「你看,濕答答了…」

老婆真的很害羞,又輕咬著她的手指,但被哥一手拉了過去,抓住褲檔下的那一根。哥用手拉她的手去摸,但她一直不要。於是哥就拉開了褲子,並掏出了大肉棒讓她握著,並親吻她的唇。我看小怡她臉都紅了,但手卻緊緊捂在肉棒上。兩個人親吻著,兩人的手也沒停過地在撥弄著對方……

小怡:「好硬……」。手不由自主的套弄著…

哥:「能幫我舔嗎?…拜託…小怡」。

我看著小怡遲疑了一下,但也坐起來,低頭幫哥舔弄著龜頭。吸出聲音出來了…

小怡:「嗯~嘖…」。一會兒…

哥:「好想插進去,我忍不住了」

哥把小怡放躺著然後粗魯地親吻她,讓老婆二條腿勾在他的腰間,握著他的肉棒在我老婆的小穴前摩擦…我就看著哥的紅紅龜頭在老婆的小穴口慢慢地一點一點插進去,進去到龜頭的冠狀邊緣時,小怡忍不住著激烈地「啊~~」的叫了出來。

又大又硬的肉棒插進我老婆的小淫穴裡,而我的肉棒也在門下回應著,前端滴出了淫汁。當哥加快速度在老婆的小穴裡滑行,我也跟著用手打著手槍。

小怡:「不行…啊~啊,好厲害…好厲害…好硬…啊~」。

哥立起身把小怡雙腳抬高插進去:「好大好硬~~嗯……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小怡:「啊~啊~不行~啊,哥…會有感覺…啊~~啊」老婆被哥持續起抽插著,手也不停的握著她的雙乳,撥弄乳頭。

小怡:「啊~頂到底了,啊…哥~插得好深~啊啊~舒服」。

哥:「快射了~很舒服對吧?」。

我看著哥把小怡調整位置呈趴著的背後式,撅起屁股哥又握著他的肉棒找尋著小淫穴口重新插入。而老婆臉通紅,乳頭挺,長舒一口氣等著被幹……哥就扶著老婆的細腰,不客氣地頂了進去。

小怡:「好硬~~嗯…頂到底了…嗯……啊……好舒服……」

小怡︰「嗯~哥~…好硬~~嗯…好漲~~啊~~啊~~」

老婆似乎是被幹到春心蕩漾,淫蕩又騷浪的樣子與現實那個小美女的形象又有差別,我能感覺到心臟的跳動無比緊張,我在門外的肉棒更硬更興奮地想要干她…

哥:「喜歡硬的吧~?~講給我聽~」

小怡害羞卻又不否認地:「啊~好硬好舒服……啊啊,都頂到底了…嗯~啊~」。

在門外,看著哥用力地抽動著他的肉棒,聽著「啪!啪!啪!」的撞擊聲音,看著老婆快樂又迷濛的眼神,感覺哥把老婆給弄壞的樣子,但老婆卻又沉浸在性愛的歡愉當中,緊緊地抓握棉被,嘴裡的嬌喘聲卻一直沒減小。

哥又將老婆換成正常式開始抽動起來,我看他每抽動一下,大肉棒都更往裡面插進去,抽動節奏愈來愈大,老婆的快感與嬌喘聲也越來越強烈。

哥︰「我不行了,我快要射了,我要射了……~~」

哥緊緊地抱住小蘭,快速地抽插後,屁股用力一挺進,就將熾熱的精液毫不保留地全部射進了我老婆的小淫穴裡。

我想著小怡雙眸微閉,喘叫著且臉與胸前出現潮紅,這一幕讓我血壓劇昇,興奮到頭暈發熱,底下的肉棒也敏感到不行。我真的覺得老婆在享受時的神情好誘人、好有魅力啊!我一直在發抖,我的內心也不斷地鼓動著。我的肉棒充血硬挺著,我趕快偷偷到另一個房間避免被發現,但雙手已不聽使喚地想著老婆被幹的那幕,邊打著手槍。隨著我噴發出的精液,才稍稍平息我興奮大過於憤怒的心情。靠~那天我才發現,我有綠帽情結……原來我那麼享受綠帽帶來的快感~!!!

我的綠帽指數也愈來愈高,愈來愈大膽了。昨天,對我們非常好的鄰居,剛退休陳爺爺來我家看我們。我那可愛的老婆趕緊去端杯茶給他喝。由於陳爺爺有點悶悶不樂,於是我問他有什麼可以幫忙。他低著頭說向我們訴說。

爺:「其實最近我開始有點健忘,好像得了痴呆症。上次去醫院,被建議說要去住空氣好環境好一點的安養院……下星期可能就會搬去台東……想說來跟你們道別…因為我也沒孩子,一直把你們兩個當做自已的小孩看待。謝謝你們。我這老人也該走了」。

小怡憂愁的臉:「爺爺…」。緊緊地握著他的手。

爺:「小怡的手好溫暖,已經有好幾十年沒摸年輕妹妹的手了。像小怡這樣的美女,好想抱一次啊…」

我:「爺爺,你跟小怡做一次看看吧」。

小怡:「老公,你是在說什麼啊~在爺爺面前」。

我:「爺爺,請你跟我心愛的小怡,做一次」。

我:「爺爺以前就很照顧我,如果沒有你,可能也沒現在的我,說來慚愧,我沒辦法滿足小怡…」。

我:「老婆,可以嗎?我想看你被滿足的樣子」我親吻著小怡。

小怡:「但是…………嗯,我知道了,如果能讓你開心,我什麼都願意做」勉強的她,點點頭。

小怡坐過去爺爺那,用手摸著爺爺的褲檔,倒是爺爺有些吃驚。

小怡:「老公,仔細看」微笑者,手摸褲檔並親吻著爺爺。然後脫掉,臉紅紅的看著爺的肉棒,然後用手套弄起來。玩弄了幾分鐘。

小怡:「好雄偉的肉棒,啊~老公你有在看吧~」。

爺:「日向,真的可以嗎?」

小怡將她的露肩洋裝拉的更低,微露出鮮嫩的乳房。

小怡:「摸我…」爺去揉著她的奶子…她也逐漸嬌喘著…

小怡:「老公,看我…啊~」

爺:「好軟,好美…好舒服…」爺爺目不轉睛地看著老婆的美乳,然後就輕翻開她的奶罩,兩眼很震驚地看出浮現出的乳頭,再用兩手手指撥弄。

我:「老婆,敏感喔,舒服吧…」

小怡:「老公,看我,啊~啊~我好舒服~嗯~仔細看我」。

爺:「我可以吻下去嗎?」

小怡害羞地點點頭,我也受不了地撫摸著她的腿,幫她輕輕地解開乳罩。老婆的嬌喘聲音很誘人,又是在近距離看著她跟男人做。這種刺激,讓我的肉棒,沖硬到爆表。而爺爺又親乳頭,手又去撥弄老婆的私處,讓小怡的嬌喘聲愈來愈大,愈來愈害羞。

爺爺將她內褲拉呈一條線,就要摸到她的陰唇與陰蒂了。興奮的我看的眼睛要冒火了。

我:「讓爺直接摸吧~」

小怡點點頭,害羞地脫了內褲。而爺爺一手抱著小怡,另一隻手手指由撥弄到插進去,讓小怡的小淫穴濕潤的粉紅中,帶有稍深的粉紅色小陰唇濕答答了一片,小陰蒂興奮變大,肌膚輕微抖動的反應,淫嬌喘聲沒停過。下面的淫液似乎也越來越多了,手指的感度,讓她快受不了了吧!

小怡被爺爺逗弄得瞇著眼享受手指的愛撫。

小怡:「啊~~嗯……嗯……好舒服……老公看著我…」聲音愈來愈尖,抖動愈來愈大……然後達到了高潮。

我:「老婆,也幫爺爺服務一下吧」

小怡露出誘惑的表情,吸著爺爺的肉棒,努力地吞吐著龜頭。

小怡:「爺爺喜歡嗎?多多享受一下…啊~」。

爺:「有硬嗎?有多硬啊?舒服…」爺爺被口交得在呻吟。

小怡:「好硬啊~非常硬…啊~」。

我:「老婆,換爺爺幫你舔吧」

小怡放手肉棒,害羞地跨到爺爺臉上,爺爺興奮地舔著老婆的陰蒂與陰唇,渴望地再用雙手固定她的屁股,讓小怡受不了的「啊」地興奮地繼續含住爺爺肉棒,呈現69式的樣子。這一場景刺激到我想用肉棒拍我老婆的臉,想讓她含兩根。

小怡:「好舒服…老公…真的好舒服…啊啊啊,又要高潮了…」

小怡:「老公,爺爺的肉棒好硬,硬梆梆~…可以讓爺爺插嗎?」

我:「讓爺爺更舒服吧」。

小怡跨坐到爺爺的肉棒上,握著爺爺的肉棒坐了進去。

小怡:「好舒服…老公…我給爺爺插進去了,仔細看,好刺激…」

爺爺擋不住誘惑興奮地扶住屁股,擠力地抬起自已的屁服,要讓自已堅硬的肉棒,向著我老婆的小淫穴一插到頂。啊~我真的讓老婆給爺爺幹上了,這也是老婆當著我的面面給別的男人幹了,近距離看著老婆被幹,我搓著我興奮的肉棒,實在想噴出來。

小怡:「好大,…啊~好舒服,爺爺也舒服嗎?」

我站了起來,在老婆的面前,展現我許久不曾堅挺的肉棒,拍打著小怡的雙頰。她高興又興奮地咬著下嘴唇,嬌柔模樣,更想幹她。小怡前後前後的動著腰,大聲地嬌喘著,直叫「高潮了,高潮了」。

小怡:「老公看我,淫蕩的老婆,好舒服~啊啊~爺好利害~好深…啊啊」。

小怡獲得了滿足,再轉變呈狗背後姿勢,讓爺爺能主動插。插進去後,每一次都插得很深入,小怡也看著前面的我,叫我看著她淫蕩的樣子。她似乎已知道我有綠帽情結,看著老婆被別的男人幹時,肉棒特別硬挺挺的。

小怡:「老公,你興奮嗎?啊~~爺爺插得我好深,好興奮啊~嗯嗯,肉棒好硬~老公你更興奮了!!!更硬挺了」。

爺爺:「我真有福氣,能幹到你這個小美女啊,好幾十年不曾…」。

小怡:「啊~啊~爺爺……我也是第一次…爺爺這麼硬……這麼粗的肉棒,干的人家都快不行了…老公,啊啊,你看,人家快不行了」。

小怡:「啊……爺爺的肉棒好大好硬~啊~別人正在幹著你老婆,啊啊~~老公~爺爺插的好深好漲……」

哇!!我確認了,老婆確確實實知道我的綠帽情結了,被幹的胡言亂語但都是我愛聽的,說的愈下流我的肉棒愈硬。我的肉棒聽她說著,龜頭已經漲紅,流出淫汁出來…小怡邊被幹還伸手摸我的肉棒。爺爺扶著老婆的腰,動作愈來愈快,一手還被爺爺拉者。

小怡:「爺爺插得好深,幹得好深,啊啊啊~爺爺插的人家要高潮、要高潮了。」

小怡:「老公,我好舒服~要去了,要高潮了,爺爺幹得人家高潮了」。

我:「老婆,愈淫蕩我愈愛,讓爺爺正面看著你,幹你吧」。

我拉著小怡的手,看著爺爺用正常位抽插著她,好美。小怡也迎合著我,大叫老公。

我:「射到小怡的小淫穴裡吧!!!」

爺:「我要射到小怡的小淫穴裡……啊……」腰激烈地上下襬動幹著我老婆。

小怡:「爺……啊~射給我…精液射進來…啊,高潮去了」。

爺爺一陣快速的抽動後,倒在我老婆的身上。嬌喘的老婆,深吸了一口氣。我看著她的小淫汩汩地流出精液。

小怡:「啊!爺射出了這麼多!」

小怡轉過來不停地喘氣與我互相擁抱著,並搓揉著我的肉棒。

小怡:「你都變這麼大,這麼硬了,我看你好興奮,我好開心」。

我與老婆深深的接吻著。從此之後,我就再也沒有不舉的煩惱了。


家庭亂倫|熟女人妻|另類文學|科幻武俠|名人明星|情慾校園|性愛知識|強姦虐待|都市情慾|

愛的呼聲|成人文學

成人文學,自從丈夫去世之後,生活一直過得空虛寂寞,無聊透頂了,想不到在一次外出旅遊中,與他巧相遇,而結下孽緣。

既發生了超友誼的關係,使我結束了寡婦生涯。

一年多前,丈夫因得了腦腫瘤不治而撒手西歸了。

當然使我悲痛而沮喪了一段日子,幸好丈夫留下不少的財產,生活無慮,也算是減去我不少的憂慮和心事。

由於生活過得太單調、太寂寞,婆婆勸我不妨到旅行社去報名,參加團體旅遊。

讀高中的女兒以及讀國中的兒子,也都叫我出外去散散心、解解悶。

於是,我接受了他們的建議,決定出去旅遊一趟。

我和他是在這個團體中遊覽車上認識的,由於我倆的座號在同一排,我的座位是靠窗口邊,他的座位是靠走道這一邊。

他很有禮貌的自我介紹說,他大學畢業後在一家企業公司任職,這次是他在公司服務滿一年後的特別休假日,所以單獨一人出來旅遊一番,暢解一下一年下來的工作緊張及疲勞的身心。

我看他的外表,長得蠻英俊健壯很討人喜愛,是個相當成熟的年輕人。

我一個人出來旅遊,覺得怪孤單的,有個年輕的異性和我聊聊天,也不賴嘛!

於是我倆成了忘年之交的好友,並肩坐在遊覽車上,一邊高談闊論,一邊欣賞車外沿途的風景。

他談吐風趣,使我對他又增加了一份好感。

他姓溫名建國,現年二十七歲,單身未婚。

而我呢!是一個四十出頭的寡婦,我倆相差了十六、七歲之多。

但是冥冥之中好像和他有「緣」似的,使我一顆快成古井無波的心田,突然間起了陣陣漣漪,春心蕩漾而下體私處,都騷癢濡濕了起來。

這一種莫明的感受,使我—不由自主的—剎時心中激起了勾引他的心意,作為我的入幕之賓。

讓我嚐試一下,年輕力壯的男性那種青春活力十足、熱情、狂放、粗獷、驃悍的勁道,到底是個什麼滋味﹖有什麼不同的情趣﹖反正我已經為丈夫守了一年多的寡了,也對得起他啦!

我的下半輩子還有一段不算短的日子要活下去,若是再這樣寂寞空虛的苦守下去,我實在無法忍受啦!

俗語說:「三十還好過,四十最難熬,五十更要命。」這是形容婦女在這個年齡的期間,一旦失去了另一半時,是最難受、最難熬的時刻。

這個形容,可能有很多人認為是誇大其詞,不予採信。

但是,凡是嚐過性生活十多二十年的已婚婦女,一旦突然斷卻,那種痛苦之情,決非局外人所能瞭解的,所能感受到的。

當然,夫死守寡而終的婦女不是沒有,但是她們下了多大的決心和耐力,忍受了多少個被性慾煎熬的痛苦和折磨之夜,這不是每一個做寡婦者,能夠做得到的,能夠忍受得了的。

我,就無法做得到,無法忍受得了。

因為我的血液中,天生就有那熱情、豪放,以及潛伏著淫蕩、慾強的因子。

若長時間沒有男性的撫慰,一定會飢渴,乾枯而死去。

如其這樣被折磨煎熬而死去,真是毫無價值,倒不如放開胸懷,好好的去享受一番。

當天晚上我倆不參加其他的人,一起團體行動,而同住在一家旅館裡。

他提議在他的房間裡面吃晚飯、喝酒、聊天,我欣然答應他的安排啦!

這是我求之不得的好事啊!我想——我倆同住在一個房間內,別人不知道會把我們倆個人,看成了什麼關係啦!

以我倆的年齡及外表來看,真像一對「母子」呢!管它的!人家要怎麼看,怎麼想,隨他們去吧!

我倆一邊吃飯、喝酒,一邊聊天,說真格的,這是我自從丈夫逝世一年多以後,和異性接觸,最快樂,最開心的一次共餐時刻,使我有一種心花怒放,而沉醉在少女時代,談情說愛之感。

直到兩人酒足飯飽,都有了微微的醉意為止。

「阿姨,我今天好開心、好快樂,想不到會在旅遊中遇見了妳,不但使我在這個形單影隻的旅遊中,有了一位好伴侶,而且還一見如故,談得很投契,真謝謝妳,使我減除了旅途中的寂寞和無聊,更謝謝妳陪我吃飯、喝酒、聊天。」

「溫先生!請你別客氣,該謝的應該是我,讓你破費請我吃飯、喝酒,還陪我聊天,同樣的減除了我的旅途中寂寞與無聊。」

「好了,好了,我們都不要客氣了,妳是長輩,是應該好好招待妳的。」

「你看你,叫我不要客氣,而你呢﹖反而更客氣起來了。」

「對不起,算我說錯了,好吧!」

「嗯,這還差不多!」我多少有點故作小女兒態撒嬌的說。

「阿姨!妳怎麼也是一個人出來旅遊呢﹖妳的先生和小孩為什麼不陪妳一起旅遊呢﹖」

「我的先生得了惡性腦腫瘤已經去世一年多了,我因為在家裡實在太寂寞無聊,才參加旅行團,出外散散心解解悶,兩個孩子都要上學,無法陪我,所以才一個人出來玩。」

「哦!原來如此,對不起,阿姨!提起了妳傷心的往事。」

「沒關係,人都死了一年多了,傷心也傷過頭了,再也沒有什麼好傷心的了,有道是:『死了死了,一死百了。』什麼都了啦!這個世界是活人的世界,不是死人的世界,我們活著的人,有權利去享受那美好的人生。小弟!你說是不是﹖對不對﹖」

「阿姨說的對極了,我也有同感,人生在世,也只有短短數十年的生命好活,若不好好享受、享受,真是辜負了到這個花花世界白來一趟。實在是個大傻瓜、大白癡,每天辛辛苦苦的工作,連一點享受都沒有,那活在世上還有什麼意思呢﹖」

「你說的一點也沒錯,那你下班後,又作何消遣呢﹖」

「我下了班之後,大多數的時間都呆在租賃的公寓裡,看看電視或是書報雜誌,有時候也去看場電影,或是喝兩杯來打發無聊的時光而已。」

「你為什麼不邀約你的女朋友,出去散散步、談談心呢﹖」

「阿姨!我還沒有女朋友啦!」

「什麼﹖你還沒有女朋友﹖我不相信,就憑你那麼英俊瀟灑,健壯挺拔的外表,再加上你又是大學畢業的條件,還會交不到女朋友嗎﹖說什麼,我都不會相信。」

「真的,我沒騙妳,阿姨!我是一個剛剛踏入社會的青年,經濟基礎一點都沒有,家裡環境也不太好。

我是長子,弟妹又多,所以每月的薪資都要寄一半回家去貼補家用,像這次旅遊的費用,是得到了工作特優的獎金,才能成行的。

交女朋友處處都要花錢,我除了寄一半薪水回家之外,剩下來的不多,還要租房子和生活費,那有餘錢去交女朋友呢﹖反正我還年青,再等幾年,經濟情況好一點,再交女朋友也不遲嘛!」

我聽了他的一番解釋,心中不覺興奮莫明,原來眼前這個大男孩,連個女朋友都沒有,很可能他還是個『處男』也說不定。

原本已動了春心的我,再加上剛才喝下肚去的酒精,依然潛伏在體內血液中所刺激之影響,使我膽子也大了起來,而毫不猶豫,也毫無遮攔,明顯而露骨的問道:

「小弟!照你這樣說,你從來都沒有和女人接觸過,也從來都沒有嚐過女人是什麼滋味嗎﹖」

「是的,阿姨!我從來都沒有接觸過女人,更不知道女人是什麼滋味,今晚還是第一次和阿姨吃飯、喝酒、聊天呢!」

「真的﹖你沒騙我﹖」

「是真的,信不信由妳,阿姨,妳是不是女人哇!」

「阿姨當然是女人嘛!你問這個幹什麼﹖」

「我從來也沒有看過女人赤裸裸的身體,到底是個什麼樣子,阿姨讓我看看,好嗎﹖」

「那多難為情,而且——阿姨的年紀也不輕了,身材曲線不像少女那樣窈窕、漂亮好看啦!」我嘴裡雖然這樣說,其實,我心裡早就想嚐嚐這位『在室男』的異味啦!

「無所謂嘛!阿姨,讓我看看嘛!」

「不行啊!我不好意思嘛!」

「那麼我的給妳看,妳也給我看,好嗎﹖」

「好吧!」我拗不過他,只好答應了,其實我是用『欲擒故縱』的手腕。

事實上,我已經一年多不曾看過及玩過男人的『肉棒』了,很想看看他的那個,長的是否如我的心﹖稱我的意﹖

他一聽我答應了,滿心歡喜地匆匆將衣褲脫得光溜溜,赤身露體站在我面前,他那個粗長碩大得好像快要爆炸似得,真沒使我失望。

大龜頭似小孩的拳頭那麼大,紫紅發亮,粗粗的血管都很明顯地突了出來,整條陽具高翹勃起,幾乎要頂到他的小腹上啦!

「哇!我的媽呀!」我不覺暗叫一聲,好雄偉、好硬挺、好粗長、好碩大的一條『大肉棒』,這也是我夢寐以求,所期望的好東西。

好寶貝!真的被我祈求到了。

使我不由神往地伸出手來,將它一把握住。

「哇!」好粗、好硬、好燙,我的小手幾乎握不住它。試了試它的長度,「乖乖隆的咚」少說也有八寸以上,我再用手撥它一撥,不動,直挺挺地,好硬,好似鐵棒一樣。

不!鐵棒雖硬,但是冰冷的。

可是它卻是又硬、又燙、好似燒紅了的鐵棒一樣,有生命有活力的。

我的心臟都快要跳出胸腔來了,兩眼一眨不眨的盯著他那條高高翹起的大肉棒,真想不到他的陽具會那麼「壯觀」,比我那死鬼丈夫的,足足粗長了一倍。

心中不由一蕩,兩手一齊捧著那條「大棒槌」撫弄一番。那個肉團上的溝稜,那上面的倒刺稜肉,又厚、又硬,真像一顆大草菇頂在上面似的。

我真有點愛不釋手,於是我蹲了下去,將臉湊了上去,把它放在我的面頰上,來回的摩擦起來。

「阿姨!我的已經給妳看啦!妳怎麼還不給我看嘛﹖」

「我——我——會害臊嘛!」

「那不公平,我的已經給妳看到了,我都不害臊,妳還害什麼臊﹖妳再不給我看的話,那我也不給妳看了,我要穿衣服啦!」

「好嘛!小冤家,阿姨就給你看吧!」我不得不給他看了。

於是,我站起身,把衣物脫到一絲不掛。

他目不轉睛地一直看著我赤裸的胴體,以及兩腿之間,我那個濃黑的草叢中。

我也凝視著他的下體,發現他的陰莖更勃起、高翹、硬挺,好像隨時都有爆裂的可能。

溫建國也被眼前這一位中年美婦人,她那一身豐腴雪白性感成熟的胴體,看的目瞪口呆啦!

「哇!」好一付性感迷人的嬌軀,真是嬌豔美麗,好似一朵盛開怒放的鮮花一樣,耀眼生輝,好一付上帝的傑作。

一雙雪白肥大高挺的乳房,褐紅色如葡萄般大的乳頭,豔紅色的大乳暈,平坦而略帶有細條灰色皺紋的小腹,深陷的肚臍眼,大饅頭似的陰阜上,生長著一大片的陰毛,又濃又黑的蓋住了整個陰阜,看不到底下的風光。

「阿姨!我看不清楚嘛!讓我看仔細一點,好嗎﹖」

他說著,用力將我的兩腿要分開。

我叫了起來「啊……不……不要…………。」

他不管我的叫喊,雙手把我抱了起來,放躺在床上,隨即他也上床來,採用69的姿勢,互相欣賞玩弄著對方下體的「私有物」。

「阿姨!我要好好的仔細的欣賞欣賞妳那個大肥穴一番不可。」

「啊!真羞死人了……難為情死了………沒什麼好看的………你………你………不要看嘛…………。」

「有什麼好羞的,房間裡又沒有別人,阿姨!別難為情嘛!把腿張開些,讓我看仔細一點嘛!拜託!拜託!」

我實在拗不過他,只好答應他﹕「好吧!隨你看吧!」

雙腿跟著分開,而且分得很開,讓我那神秘的「私有物」完全暴露在他的眼前了。

他高興的笑了,把臉湊向我的兩腿之間,用雙手將我那濃密陰毛下的兩片「花瓣」輕輕地撥了開來。

他不但將「花瓣」撥開,而且還不停在撫弄著它以及濃密的毛叢,使我渾身顫抖而起了雞皮疙瘩。

頁: 1 2 3


家庭亂倫|熟女人妻|另類文學|科幻武俠|名人明星|情慾校園|性愛知識|強姦虐待|都市情慾|